无论你是「视谱派」还是「即兴派」,带对「转换器」你就先赢了一

无论你是「视谱派」还是「即兴派」,带对「转换器」你就先赢了一

有的人读谱慢,有的人视谱快,这跟体育课一样,都是需要锻鍊的能力。然而我永远相信,很多时候有困难的学生,需要的不是「回去练」而已,而是要有个「转换器」(Converter; Adaptor)让他带走,不然他永远要不是被惨电(220V对110V),不然就是没有电(110V对220V)。

甚至连插头都会分欧规、英规、美规、两脚、三脚…虽然都说是电力,但是接收方式不同,带错转接器或插头,就完全没办法,只能望电兴叹,这是很多人都有的经验。

启彬老师带着高中生体验爵士乐合奏与即兴互动

由启彬与凯雅的爵士乐 Chipin & Kaiya’s Jazz 贴文。

老实说,往往做这样的工作坊结束后,整个人的精力就耗费至尽。因为一方面要引导,二方面要真的即兴示範,台湾的学生通常都跟老师有距离,所以要真诚地沟通与激发兴趣。然而,也不能只是讲空话或是打高空,也要在有限的时间内让他们掌握重点。当然不可能教一次即兴就上手,但是也不能乱教,最后大家还是雾煞煞。

这就是启彬与凯雅一直在努力的事,幽默、有趣,但是不能流于戏谑与嬉闹,我觉得这比所谓媒体形象或是人脉经营,要来的重要太多,因为我们不想做表面功夫的事,虽然很难做,但是一定要传达正确的讯息。

这是启彬老师带领一群刚上音乐班的15岁準高一生,掌握Swing Feel与建构曲式概念,加上Call & Respond的要素,让大家尝试即兴与互动的过程,大家都玩得很开心!

爵士乐,是要用做的,不是用说的哦!

无论你是「视谱派」还是「即兴派」,带对「转换器」你就先赢了一

音乐上也是一样,有的人是科班出身,习惯看五线谱(这也是古典音乐教育的最强项之一)。但是反过来说,也是有古典科班出身的人,看到和絃记号就哇哇叫惨败,更遑论即兴。我认为两者都不用无限上纲,就是要懂得「转换」而已,而且两者都要会。

无论你是「视谱派」还是「即兴派」,带对「转换器」你就先赢了一

譬如说Funk Feel的切分(Syncopation)与分句(Grouping),有的人看五线谱就可以懂,然后需要老师来带领,更熟悉那个韵味与整齐度;有的人就跟鼓手、打击乐手一样,需要给他们看「一个萝蔔一个坑」的技法,这样反而可以把持住Groove,不会陷入「休止符就是停止」或「音多就是要抢快」的毛病。

无论你是「视谱派」还是「即兴派」,带对「转换器」你就先赢了一

所以这就是解决的方案,也是我不断强调的:没有秘密,但是要有耐心,要有方法。即便我可以看最繁複的乐谱、即兴演奏最困难的和絃进行,在教学上,通常我自己都会把自己放空,用「同理心」来想像学生的困扰或甚至沮丧,然后想像自己如果完全不会,会是怎样的解决模式?最后的结果就是这样。

领到「药方」的学生,也要照这样「彻底执行」,不能又一味地只想求偏方或祕笈,因为它们实际上并不存在。

无论你是「视谱派」还是「即兴派」,带对「转换器」你就先赢了一

有时候我的讲法可能会感觉有点「颠覆」,但其实可能反而一针见血打中大家遇到的真相。因为人都有自尊与面子、能力与天赋,甚至是时间与投入多寡的问题,而我仍然不厌其烦地,希望大家看到真正的问题所在,这样你才可能去解决问题。

我不是帮大家解籤的庙祝,也不是给大家一个虚幻未来的灵媒,我希望大家都能排除许多障碍,好好地玩音乐,而我当然要求专业,不会打折。国中生国小生我都愿意带了,凯雅老师连九十岁的阿嬷们都在带了,怕吃苦或是没有慧根,甚至太自我的学生,可能就蛮难体会这样的态度用意何在了。

由启彬与凯雅的爵士乐 Chipin & Kaiya’s Jazz 贴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