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论你支持或反对,都应该听她谈谈她的工作──见证死刑

无论你支持或反对,都应该听她谈谈她的工作──见证死刑

一位年轻的警察于执勤中被杀身亡,全国一片譁然,不意外地,杀警唯一死刑再度被提出,如同之前也有过的:虐杀孩童唯一死刑、酒驾唯一死刑…如出一辙。

人有多少创意,就有多少种致人于死的方式。生活环境的变迁、社会成就的悬殊、各种压力的毫无出口…导致兇案越来越残暴,越来越令人髮指,还记得2018年夏天的一连串惊悚兇案?

死刑好用,不用吗?不想看到的人,觉得不再有教化可能的人,开个两枪,就可以把这些人与他们做过的事,相关的种种抛到脑后。但,真的抛开了吗?我们的社会真正抛下过比较近期的郑捷、或比较早期的陈进兴?我们的社会真正变得更好了吗?我们找出这些人犯罪的原因,与防治的方法了吗?还是我们把那些被害人当成没有回头的兔子,生存的兔子从来不讨论消失的兔子们去哪了?

每当社会屡屡出现重大刑案时,乱世用重典的声音便此起彼落。看着那些可怕的刑案,不由得也悲伤、气愤、感慨不已,进而认同:反废死、废死联盟请把死刑犯带回家自己养…。而绝多数的人们都以为,除了新闻报章外,一般生活着的人们与死刑其实非常远。反讽的又是,当我们觉得很远、可以小确幸的活着时,小灯泡的不幸又时刻提醒我们,其实死亡离我们的距离,可能只是擦肩。

曾经我也以为杀人与绝大多数犯罪不同,没有人有权利剥夺别人的生命,也因此,杀人者人得诛之。没有想过在地球的另一端,竟然有一个地方如此频繁地执行死刑,并且产生出相关的上中下游一连串产业与特殊职业。见证死刑成为一种职业,而作者亲眼见证了将近三百场死刑的执行。亦即有将近三百条生命在他眼前消逝,而他不能带有情感,这必须是一场被记录下来的报导或官方记载。久而久之,作者与其中几位死刑犯成为朋友,思索着若有机会,这些人可能不会再犯相同的错误,但醒悟已经太迟,司法系统判决他们不该再有一次机会…。

台湾,从没有用执行者角度、相关从业人员的角度来探讨过死刑。死刑是刑法法定刑的一种,最严厉的一种刑罚,从来都环绕着神秘、幽暗、冤情、报复…种种不同的面纱,端看社会现在需要哪一种来决定。

不可否认,正义需要某种程度地被实现,否则社会有崩解的可能,当人们不再信赖司法或其配套措施时,崩裂的社会将演变成更可怕的结果。17岁少年的一次酒后,没有前科女性的一次滥用药物后,夺走了他人的生命,这样的错误,要用甚幺来还?倘若人命必须等价,杀一偿一,非常清楚,那试问,哪个系统能杀死连续杀人魔等价的生命数?生命不是电玩,无法GAME OVER后重来。

这本书,提供了全新的视角,伴随着作者的职业生涯的转变,透过他与赖瑞的眼光,带着我们共同经历死刑犯最后一段岁月,无论那是真实、人性或谎言的最后一段时光。无论阅读者赞成或不赞成死刑,只要这古老的刑罚仍然存在且执行的一日,就无法略过不读此书。